笔趣阁

第一百章 尘埃落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章 尘埃落定

????方明远与成宜私下里的谈话,其核心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不怕闹大,一定要讨个公道出来!之所以会是这样的态度,方明远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

????虽然说他和刘勇就在与申华大学同在一市的华东共济大学里,虽然他可以安排人暗地里保护两人的安全,但是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做为沪市最有名的大学之一,申华大学中,肯定不乏国内高官富豪的子女,更有大批的外国留学生,其中肯定有不少害群之马,校内像荀银海这样将外国人视为上帝的教职员工肯定也不是少数。而方明远自己,虽然上了大学,但是肯定也不会常留在沪市,这样的话,方明远就不得不考虑,赵雅和冯倩在校内的安全问题。既然荀银海自已撞到枪口上来,那么方明远也不介意拿他杀鸡给猴看!相信经过这么一闹,申华大学里的这些老师、领导们,对于赵雅和冯倩的安全会更上心!

????而只要申华大学的系领导和校领导对此事上心,那么就是出了再大的麻烦,也足以拖到方明远知晓的那一刻。

????至于申华大学里会不会有人对自己怀恨在心,方明远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一切自己都占着理呢,如果说申华大学里的某些人不能正视自己的位置,他也不介意再狠狠地在他们脸上拍几巴掌。大不了,将赵雅她们的学籍转出申华大学好了,以方家如今的能力,别说国内了,就是国际上的那些名校,也一样能够安排。

????所以,在与李良钰勾通的过程中,成宜这心里十分地镇定,而且是寸步不让。同时,心里也对李良钰不免有些鄙夷,你堂堂申华大学的副校长兼哲学院党委***,在华夏教育界里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小舅子的人品未免也太不堪了吧?而且护短是人之常情,但是那也得有分寸才行,无原则无理由地护短,那就是有意包庇了!

????“成主任,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已经决定对荀银海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了,你们还不满意!到底想要怎么样!”李良钰怒容满面地道。

????“李校长,我们律师打官司有一个原则,叫罪刑相适应原则。也就是说,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如果说达不到这一点,那么这个判决就是不完美的,就是有不公平的。判轻了,是对受害人不公;判重了,是对犯罪嫌疑人不公;李校长,今天如果说没有我方当事人的拦阻,恐怕现在那间宿舍就已鸠占鹊巢!而我方当事人却要被从原本属于自己的房屋里强行被赶出来!而且,荀银海在被阻止后,还一再地威胁要开除我当事人的学籍,这样恶劣的行为,居然只是一个行政记大过处分!这实在是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孔立连连摇头道,“李校长,如果说贵我双方实在是谈不拢的话,那么只有请贵校准备好转学籍的相应手续。那五百万元的捐赠我方可以放弃,但是我们会保留向沪市法院起诉贵校教职员工对我方当事人侮辱、企图暴力攻击、威胁、人身歧视等恶劣行为的权利!”

????“我方还要追究你们打伤我校教职员工的责任呢?还有这里面有人身歧视什么事?”李良钰恼怒地反驳道。

????孔立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地道:“好吧,好吧,我就再费些功夫给李校长你解释一下。首先,贵校的教职员工,虽然挨了打,这一点是不必置疑的,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们的伤势连轻伤都算不上;其次,我方是正当防卫,别说连轻伤都算不上,就是打成重伤,正当防卫下也是不负法律责任的;其三,荀主任口口声声是为了帮贵校聘用的外教寻找宿舍,好吧,就算他是为了执行领导的命令,那么我国法律什么时候规定了,为了满足外国人的需要,就可以无条件地侵占国人的财产?难道说,在申华大学里,贵校的教职员工,都认为外国人要比国人更尊贵?”

????“孔律师,我校从来也没有这样的规定!这样行为,只能是荀主任的个人行为!”许南尚立即斩钉截铁地道。

????“不错!我校一向禀行对国人和外国人一视同仁的原则,绝没有孔律师所说的这种规定!”黄官正也立即表态道。

????这顶大帽子可是扣得太狠了,虽然说,大家都明白,如今社会的现状,但是社会的现状是一回事,公开承认那就是另一回事!

????如果说孔立愣是给申华大学坐实了这一指控,对于申华大学的声誉来说,那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华人与狗不得进入”,这可是华夏人近百年来一直心中难解的痛,这要是敢明目张胆地捅这块伤疤,谁就等着被铺天盖地的口水喷死吧!

????李良钰心里这个气啊,孔立的这一手太狠了,虽然听起来似乎是对方让了步,五百万元的捐赠都不要了,但是这事要是传扬了出去,再上了法庭,申华大学还有脸再拿着那五百万元不还吗?那岂不是更坐实了申华大学拿钱不办事的罪名了。

????“是不是正当防卫,孔律师你说了不算,得法律说了才算!”李良钰避难就易地道。

????孔立无所谓地耸耸肩,拿起手中的合同拍了拍道:“根据贵我双方的合同,那间宿舍我方有四年的使用权。贵校的六名成年教职员工,岂图强行将我方当事人从家中赶出去。为了保护我方四名刚刚考上大学的新生的安全,保护合法财产不受暴力侵害,我不认为我方当事人将他们打出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李校长,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可是老祖宗传下的教诲!如果说某些人非要颠倒黑白,我们也不介意到时依葫芦画瓢地萧规曹随一次。”

????“你!”李良钰心中大怒,拍案而起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怎么是威胁呢?届时我们肯定也会对他们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的!”孔立两手一摊,一脸无辜地道。别说李良钰只是个副校长了,当初沪市的***副院长和法院的副院长拍桌子、吹胡子瞪眼的场面,他都见识过,还能怕你?更不要说,如今自己这一方,可是完全占着理呢。他就不信了,这官司就是打到沪市市委市政府那里,沪市的市委市政府还能为了偏袒一个学校的科级干部去得罪孙照伦?

????“孔律师,李校长,两位消消气,消消气,大家这不是在商量着如何妥当地解决这一问题的吗。商量商量,自然是有商有量,两位这样针尖对麦芒的,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许南尚连忙站起身来,打圆场道,“成主任,您也说句话啊。”

????成宜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无奈地道:“许主任,这件事孙总经理都已经知道了,他可是十分地震怒。勒令我一定要为……讨要个公道。我只是个小小的办公室副主任,孙总他都这样吩咐下来了,我当然是只有照章办事了!一个行政记大过处分,许主任你觉得能够让孙总觉得满意吗?”其实孙照伦压根就不知道这事,但是事涉方明远,成宜相信他要是真知道了,也肯定不会怪罪自己。

????这一下子,不仅仅是许南尚和黄官正脸色大变,就连李良钰也变了颜色。不错,申华大学是国内一流大学,做为它的副校长,李良钰的社会地位当然是不低了,但是与国内连锁超市企业龙头家乐福集团的第一人相比起来,却不在一个档次上。孙照伦的怒火,要是只换来了一个内部的行政记过处分,那可就不是赔罪了,是**裸地打脸了!

????李良钰颓然地坐回到了椅子上,半晌才道:“荀银海撤职,行政记大过,留校察看一年,并且向贵方当面赔礼道歉,这总可以了吧?”

????成宜和孔立两人低声地交流了片刻:“当面赔礼道歉就算了,我方当事人对此也并不感兴趣。就请李校长要他写一份认识深刻的检查吧,好好反省一番。由贵校领导批阅后转交给我们。如果说这位荀主任能够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洗心革面的话,这事就到此为止了。如果说荀主任仍然不知悔改,再想动什么手脚的话,那么届时咱们法庭上一并算总账!”

????李良钰三人不由得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成宜他们没有继续坚持下去,更没有打算将此事捅给媒体,这样就能够划上一个句话的话,也算是有个交待了。

????“成主任,如果说他还不知道悔过自新的话,我校一定会将他开除出校!”李良钰咬牙道。这个荀银海,这一次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来,就算这一次给他平息了,日后对于自己的声誉也是大有影响,如果说荀银海还不识趣的话,就算他是自己的小舅子,自己也没有义务为他连自己的前程都毁了!

????瞧他办得都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