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六十章 不给面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开心的陶爸爸绯儿至尊大帝东方时光淘宝36247466(两张)猪老嗑飘渺的风神狗狗爱看书温柔的一匹狼金华我爱看(两张)♂苍之风云♀(两张)的狗万让球平_狗万是真是假_狗万网址多少钱。感谢书友笑傲天地的打赏。求狗万让球平_狗万是真是假_狗万网址多少钱和推荐票!

????感谢书友烽火无尘杀猪的司徒神威的八月头四张狗万让球平_狗万是真是假_狗万网址多少钱。感谢书友Baobao1125的打赏。求八月的保底狗万让球平_狗万是真是假_狗万网址多少钱。

????方明远的这话可以说是很不客气,从岁数上来说,莫武的女儿,年纪和他差不多大小。从职位上来看,莫武在潼宜的金融业中,也算是重要人物。他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这样来说话?

????所以莫武当时就觉得这脸上火剌剌地,如同被人正反手连扇了十几记耳光一般。但是莫武那毕竟是经历过社会磨砺的老人了,他注意到方明远开口说话,不管是刘勇还是朱大军,都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他就明白,要么是这位确实有资格这样说话,要么就是这位的社会地位还在他们两人之上。反正是不管哪一种可能,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尤其是,女儿和准女婿都让人家抓到了把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请问,这一位先生怎么称呼?”莫武强笑道。

????“我是济民银行董事,这位马所长已经看过我的证件。而且,济民银行潼宜支行的负责人很快就到,这件事情,我认为应当先由国法和济民银行内部处理!”方明远抬眼看了莫武一眼,淡淡地道。对于莫莉丽和安志辉的行为,这些人中最为愤怒地其实倒是方明远。

????朱大军从jǐng多年。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情没有遇到过,早就遇事不惊,见怪不怪了。刘勇虽然是当事人,但是他的愤怒与方明远的愤怒却又不同。

????方明远不仅仅生气莫莉丽和安志辉的嚣张跋扈,生气他们的胆大妄为,更生气地是他们这样毁害济民银行的声誉!这是遇上了刘勇,才有如今翻盘的时候,要是个普通的平民百姓呢?这个哑巴亏就得生生吃下了?钱没有取到,反而被拘留罚款。甚至可能还要被人暴打一顿。

????到时候,他会恨谁呢?不错,会恨莫莉丽和安志辉,但是济民银行就不受牵连吗?他会说济民银行的工作人员暴虐没有道理!

????也许一两次对于济民银行不算什么,但是潼宜就这么巴掌大小的地方,本地人口不过三十余万人而已,出点什么事,都很容易就变得妇孺皆知,到了那个时候。济民银行在潼宜的声誉也就毁得七七八八了。

????而济民银行里面可是有着方家的股份,俗话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爹娘,就凭这一点。方明远也不能轻饶这事,否则的话,又如何服众!而且在济民银行的身上,也寄托着方明远对未来华夏金融业的诸多希望。自然更容不得有人毁害。

????莫武闻言先是一怔,一脸难以置信地看了看马明仕,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股凉气从天灵盖直冲到了脚后跟!

????董事,是由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产生的具有实际权力和权威的管理公司事务的人员,是公司内部管理的主要成员,对内管理公司事务,对外代表公司进行经济活动,对于公司的事务有着很大的发言权和决定权。虽然说,公司里的董事,并不见得全部都是公司的股东,但是在华夏和世界上,很多时候,公司的董事一般也是公司的股东。

????莫武知道,济民银行是国内第一家由民营企业占主体,并且有港资和外资参股的股份制银行。如果说方明远是公司的董事的话,那么他刚才的话,就再正常不过了。莫莉丽虽然说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她首先是济民银行的员工!她的所做所为,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济民银行的正常营业秩序!

????不过,这位董事,年纪也未免太小了吧,看起来也就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小,怎么就成为了济民银行的董事了?不过他也没怀疑方明远是在扯谎,毕竟旁边坐着的就是朱大军,而且听方明远的意思,济民银行潼宜支行的负责人诸洪国很快就来。他和诸洪国也有过几面之交的。

????既然不是说谎,那么一位董事的态度,显然诸洪国是绝对不敢无视的,那么这事情恐怕就更难办了。想到这里,莫武也是一筹莫展。他这个副行长职位,说好使是真好使,但是对方要真的不买账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尤其对方是一位董事的时候。

????莫武不由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朱大军,目前在这里,似乎只有朱大军能够为他转圜一二了。朱大军又怎么可能为了他而去违逆方明远的意思,所以朱大军索xìng来了个视而不见,只是侧着头与刘勇说笑。莫武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朱大军这是不愿意为了自己而去得罪这个年青人,他这心里不由得就更加忐忑不安自家的女儿这是犯了什么冲啊,居然一连串地得罪了这么多位大能。

????莫武此时还没有想到,与自家的女儿相比起来,自己的准女婿闯下的祸事也不小!

????安志辉此时已经两股战战了,自己方才居然是在威胁奉元副市长的儿子?身为官家的子弟,对于官场上的级别自然是远比普通老百姓更为清楚。虽然说赵桂荣在奉元市只是一个主管教育卫生妇联宗教这些非核心事务的副市长,但是她的地位,却并不在自己当年当潼川一把手的爷爷之下!更在自己的叔叔之上!自己之所以能够在潼川混得风生水起,还不是因为自己有个好爷爷,有个好叔叔,才能够有今天。而对方的来头比自己还要惊人!

????他在社会上“混”了多年,这屁股上也不是怎么干净的,有心人要是仔细盘查,还是能够看出一些蛛丝马迹的。安志辉不由得恨恨地看了一眼已经呆若木鸡的莫莉丽,要不是因为她的缘故,自己又怎么可能卷入到这件事中来?

????诸洪国很快就赶了过来,莫武自然是再三地求情,但是诸洪国在认出了方明远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他绝对不会去触那个霉头。莫莉丽闯了这么多的祸事,就已经够让他焦头烂额了,为了莫家再去得罪方明远,那绝对是脑袋被秤砣砸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莫莉丽因为严重违反银行规章制度,给予开除处分,马明仕由于没有尽到应尽的领导责任,被撤职记大过成为普通职员,以前的所有努力都付诸流水。莫莉丽还因为报假jǐng,被给予公开jǐng告批评,并罚款一百元整。一旁的莫武的脸sè简直都要变成铁青sè,用不了几天,这件事就会在潼宜的银行业中传得人尽皆知,他莫武的脸面算是丢了个干净,可是他还说不出什么来。工商银行虽然是国内的第一大行,但是也管不到济民银行处理自己的员工。

????至于安志辉等人,虽然说没有受到什么处分,jǐng察也只是将在场的这些人姓名都登记了一下,就放他们离开。但是安志辉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还没有完呢,只不过是对方一时间还没有找到下手的理由。而这一点,则更是要命。

????处分完了,莫武僵硬地向朱大军刘勇方明远打了个招呼,领着拿着自己私人物品的莫莉丽,还有安志辉,走了出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朱大军低声地对方明远道:“明远,莫武这个人我没有打过交道,但是听说,可不是那种心胸广阔的人。”他也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一点面子里子都没给莫莉丽留,直接开除了事,这样一来,莫莉丽的档案里,肯定是要留下“浓重”的一笔了。

????“没关系,我方家的贷款,绝大多数都是走的交通银行,国有四大行呢,莫武要是有本事卡我方家,哼哼,也不会只是个支行的副行长了。”方明远冷笑道,他可是一向认为子不教父之过。莫莉丽为了这一点点小事,就搞成了现在这样,由此可见,这莫武应当也不是什么好鸟!

????朱大军转念一想,也不禁哑然失笑,莫武在工商银行潼宜支行里的权力虽然不小,但是那也得看针对谁,想要针对方家,那就是自找没趣。“那好,走走走,咱们吃饭去。”

????“朱叔,那个安志辉,你们留意一下!”方明远提醒道,他可不认为方才安志辉的威胁是个玩笑,也许在得知刘勇的身份之后是,但是在之前,绝对不是!

????“嗯,我知道!”朱大军点点头道。即便是方明远不说,他也肯定要盘盘安志辉的底,不说刘勇与方明远之间的关系,赵桂荣当初也算是自己的老上司,大家的关系一向都不错,刘勇在自己的辖区里受到人身威胁,这事可不能说完就完。就算安志辉的爷爷和叔叔是官员,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过气的官员和一个矿务局局长罢了,要不是在潼川这个因矿而生的城市里,矿务局局长又算什么?

????刘勇此时已经取完钱,包上红包分给了表哥和发小,让他们先自己回去,这才走回来道:“朱叔,你这么急地找我做什么?”

????朱大军一左一右地搂着他和方明远的肩膀向门外走,“嗨,还不是为了我家的那个小兔崽子!朱叔有事求到你的头上,你可得给叔叔几分面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