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六章 心思真是龌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陆培魔术大师天使战斧(两张)的狗万让球平_狗万是真是假_狗万网址多少钱。感谢书友无限流心的大额打赏,感谢书友星羽月痕笑傲天地小鱼儿62的打赏。求狗万让球平_狗万是真是假_狗万网址多少钱和推荐票!

????方明远一路上打了几个电话,车队就已经到了医院的门口,一行人快步地走了进去,方明远注意到,在医院里,很显然有jǐng察驻守,而且他相信在暗地里,应当还有人手关注着他们这一行人。

????方明远来到了观察室外,隔着玻璃可以看到,郭天宇脸sè苍白,头部被包着,躺在了病床上,身上插着导管和各种监视仪器。方明远从心底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前几个月见到郭天宇的时候,还是一副意气风发,要将马尾造船厂那里打造成华夏造船业的私营第一大企业的模样,如今只不过是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自己再看到他的时候,却已经是这个模样,生死难料。令人不禁慨叹,生命的无常。

????“这边是休息室。”方彬带着他来到了观察室旁边的一间屋子门外,轻轻地敲敲门,没有什么回音,方明远立时双眉就立了起来,伸手用力地一推,门被推了开来。里面是一间大约有二十多米的房间,有沙发,有茶几和电视,在里侧还有两张单人床,屋子里看起来还有一个洗手间。虽然并不奢华,但是也看得出来,院方确实是费了一番心思。不过,里面却没有人。

????“咦?”方彬有些诧异地道,“我去接你的时候,于姐她说留在这里的。喂!”

????他伸手叫过来一名路过的护士道:“在这里休息的郭夫人呢?她去哪里了?”

????“郭夫人?啊,刚才我看到她和一个女人到医院的小花园去了。你们顺着这条路向前走,到头右转就可以从楼里出去,然后你们就能够看到小花园的入口了。”护士指了个方向道。

????“谢谢!”方明远快步地向她所指的方向走去。

????“茗洁。我现在没有jīng力,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个事情,等天宇的病情稳定了,你再和我谈这个事吧。”于秋暇脸带倦sè地轻声道。和她并肩而行的,则是一个年纪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四五的年轻贵妇人,从穿着打扮上,一眼就可以判断出她的家境肯定是大富之家,不过略有暴发户的嫌疑。胡茗洁,是于秋暇的堂弟,方明远也曾经见过的于克强的妻子。是香港九十年代初的港姐第二名,也曾经在香港名噪一时。

????于克强也是在那个时期,成为了她的裙下之臣。虽然说,胡茗洁也很想借着于克强与于秋暇之间的关系,成功踏足演艺圈,但是她的演技,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也就是一个花瓶的水平,自然是入不了于秋暇和方彬的法眼。但是凭借着于克强和于秋暇之间的关系。胡茗洁也从香港的其他电影公司那里拿到了几个角sè,只是电影上映之后,观众的反应却是她无法左右的。所以她也就在香港的时尚界混了几年,不红不紫地。九六年嫁入了于家。

????于秋暇对于胡茗洁的印象并不好,不仅仅是因为,当初于克强死缠烂打地要于秋暇给她在那些香港锦湖电影集团与美国电影公司的合拍片中,给胡茗洁一个角sè。还因为她也听说过了,胡茗洁嫁给于克强之后,花起钱来是大手大脚的。于克强是于秋暇叔叔的孩子,毕业后就在于家的产业中工作,如今也算是个高层的管理人员,每年的薪水再加上他的股权分红,也足以保证他在香港社会上成为一名上层jīng英人士。但是于克强这些年来,却没有积蓄下来多少个人财产,就是因为胡茗洁拿着他的财产进行投资,却屡屡失败。

????就在十几天前,胡茗洁找到了她,想要借五千万港元,却说不清楚用途,于秋暇自然是要考虑考虑了。虽然说这期间,胡茗洁也多次打电话来,但是事务繁多的于秋暇哪里有时间来理她。没想到今天,郭家出了这一档子事了,胡茗洁却又找上门来,说起了这事。

????“大姐!”胡茗洁伸手拉住了于秋暇的衣袖,一脸焦急地道,“我真的是很急需这一笔钱,这一笔钱对于大姐您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您又何必要问得这么清楚呢。”

????“既然是我的钱,那么哪怕是一分钱,我也有权利知道它的去向!”于秋暇没有回答,却从旁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吓了于秋暇和胡茗洁一跳。

????胡茗洁有些恼火地扭头看过去,只见从一块假山石的后头走出来两个男子,前面的这个也就二十来岁出头,而后面的则是……方彬!身为香港娱乐圈中的一员,又是于家的媳妇,她怎么可能不认识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副总方彬呢。她原本都已经到了嘴边的喝斥又立时咽了回去,不管是不是方彬刚才说的那一句话,都不是她有资格加以斥责的。

????身边“刮”过了一道轻风,接着她就看到于秋暇居然如风地冲过她的身旁,一头扎入了那个年青男子的怀中,而那个年青男子也居然胆大包天地伸手搂住了于秋暇,还轻声地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

????胡茗洁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嗡”的一下,虽然说,在香港的豪门中,男的也罢,女的也罢,私下里有小三包情人的,大有人在,但是于秋暇那是什么人,是于家的长女,郭家的唯一的一个儿媳妇,又是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总裁!这要是传扬了出去,恐怕香港上层社会也要震上三震!而自己亲眼看到了她私下会“情郎”,那还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吗?

????一时间她甚至于有些惊慌失措,不过,她毕竟也是在香港上层社会里混了不少年的人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甚至于嘴边还挂上了一丝微笑,于秋暇做事情也太不小心了,居然让自己看到了,就凭这个把柄,她还不得乖乖地把钱借给自己?否则的话,自己只要往外一捅,于家和郭家的脸面就全完了。就是自己不往外捅,捅到郭老爷子那里,也够于秋暇焦头烂额了!郭老爷子那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容得儿媳妇败坏自家的门风,更何况是在郭天宇如今生死难料的现在!

????可是胡茗洁心里又有些疑惑,怎么那人是方彬带来的,而且看着那两人搂在一起,方彬居然也没有什么反应!以方家和郭家的关系,怎么能够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明远,你来了!”于秋暇只觉得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心里仿佛一下子就有了主心骨一般。郭天宇这一出事,她觉得这天仿佛就塌了一般。于家的兄弟姐妹们,她倚靠不了,而郭家,除了郭老爷子之外,其余的人,也不是她所能够倚仗的人。可是郭老爷子,如今已经要奔八十的人了,无论是jīng力还是体力,都已经远不如初,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方明远一手搂着于秋暇的肩膀,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道:“秋暇姐,我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方明远扫了一眼一旁的胡茗洁,对这个女人,他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刚才她说的话,却是令方明远感到很厌恶,都这个时候了,还来要钱,也太分不出轻重缓急了。方明远搂着于秋暇的肩膀,对胡茗洁视若无睹地扭身向花园外走去。

????“喂!你给我站住!”胡茗洁气得脑门上青筋都在跳,当小三当得这样理直气壮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忍不住叫道。

????方明远站定了脚步,扭头看了她一眼,冷冷地道:“什么事?”

????“你是谁啊?大姐,他是谁?郭大哥还在病床上躺着呢,你们要干什么?”胡茗洁气恼地道,“虽然说大伯父已经过世了,但是于家……”

????“停!茗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于秋暇擦去了眼角的泪痕,肃容道。

????胡茗洁这心里不由得就是一跳,于秋暇久居上位,这脸sè一沉下来,她也是有些忐忑。但是她看了一眼方明远,心里的底气又充足了起来,于郭两家的成员,她全部都见过,可不记得有这个年青人!只要他不是郭于两家的成员,郭天宇卧床,于秋暇却在花园里与对方搂搂抱抱的,怎么说起来,也是没有道理的。

????“大姐,我没什么意思,而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胡茗洁昂着头,如同一只好斗的鸡一样,看着于秋暇。

????于秋暇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过来,她也是看到方明远的出现,一时间心情激动,完全将胡茗洁忘记了。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方总的侄子,我的干弟弟,方明远。明远,这是于克强,我堂弟,你也见过的,就是你第一次来见老爷子的时候,那个藏车上不敢下车的,的媳妇,胡茗洁。”于秋暇淡淡地道,“至于明远的身份,你可以去打听一下。”

????说罢,于秋暇也不再多话,拉着方明远向外走去,方彬走了过来,上上下下地看了看胡茗洁,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道:“我记住你了!要不是你是于家的媳妇,哼,大耳光子侍候你!心思真是龌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