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章 林家又出事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九十章林家又出事了

????夜色笼罩大地,街道两旁的昏黄的路灯下,街边的一家小饭馆里,四个人如同风卷残云般吃着晚饭。几个人确实是有些饿了,忙活了半天,尤其是从酒菜满桌的席前悄然而退,更是令人感到饥肠辘辘,方彬现在觉得哪怕是端上来一头乳猪,自己也能够给他全吞了下去。狼吞虎咽地塞下去三两米饭后,他这才觉得肚子里有点底了。这小饭馆的大师傅手艺只能说是一般,不但这菜有点老还有些咸,不过人饿了就吃什么都香,四个人又都不是那种在饮食上过于挑剔的人,所以倒也无事。

????酒足饭饱之后,方彬和方明远在街边溜溜达达地消化食,陈忠跟在其后,卫兴国开着车缓缓地跟着。

????方彬这才低声地问道:“我说明远,你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算算年纪,这要是在过去,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明远也的确是应当娶妻了。赵雅和冯倩虽然是美人胚子,但是终究年纪还小,身量还没有长开,又才是初一,估计这小子就是有心也没那胆。林家的两个姑娘长得都不错,尤其是那个小的,明远要是有点想法也是正常的。男人吗,面对漂亮女人的时候,犯犯傻、发发昏也是再正常不过了。冲冠一怒为红颜,自古有之吗。

????方明远不禁为之一愕,抬眼看看嘴角挂着异样笑意的小叔,哪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嗯,我觉得林家老二给小叔你当秘书不错,那么漂亮,平日里看着赏心悦目,带出去到哪也不丢你的面子。怎么也比你现在那位五大三粗的秘书强不是?”方明远似笑非笑地道。

????方彬那充满了玩味的笑容立时僵在了脸上,他如今也是个不大不小的老板了,身边自然也会有秘书,只是方明远那位未来的婶婶,也就是当初导至方彬被厂子扫地出门的那位祸水,虽然还未过门,但是在这件事上却是盯得极紧。虽然说这个时代还没有“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说法,但是无师自通的她,对于方彬的秘书一事上,却是盯着极紧,方彬虽然于她的这种行为极其的不认同,但是却又不想为这种事影响双方间的感情,无奈之下,也只能找了一位男秘书,帮着他处理公务。不过方明远说人家是五大三粗的,显然是有些过火了。

????“要让人家跳槽,自然得给些好处了,这锦上添花终究不如雪中送炭,经过此事后,小叔再去挖电子厂的墙角,那还不是轻而易举!只怕小叔勾勾手,人家就过来了。”方明远一脸地我为你考虑得这么周全,你还不谢谢我的表情道,看得方彬这牙根直痒痒,跟在两人身后的陈忠心里简直都要笑断肠了。不过看惯了两人闲来斗口玩,他表面上倒还是一本正经。

????“敢情说,这样做还是为我好?”方彬咬牙切齿地道,这小子说话可是太气人了。

????“是啊,难不成还是为了我好?小婶婶要是知道,肯定会骂我的,我这可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方明远一脸无辜地道。

????“行行行,你小子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不过你可是想好了,林家老二给我当秘书,要是出个什么意外,不仅仅你小婶婶会发狂,你日后也别再想打林家老三的主意,咱方家可是丢不起那脸!”方彬突然丢出了杀手锏。刚才林家老三进门时,方明远那一瞬间的异常,他可是全看在眼里了。

????“呃?”方明远也不禁哑口无言。这姐妹“嫁”了叔侄,是丢不起那脸。如今的华夏可不比前世,七十的老朽可以一树梨花压海棠,八零后尽在慨叹自家的校花都在叔叔伯伯的床上的时候,真要是闹出这种事情来,方家可就是真没脸见人了。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就是方明远暂时没动这念头,也不想林蓉成了小叔的小姨子,让自己没有半点念想。

????“切!小子,毛还没长齐就想和你小叔我斗!”看到方明远无言以对,方彬这心里别提多痛快了,这总是西风压倒东风,偶尔的一次占据了上风,方彬这心里就如同三九天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汤一样,从里到外全身的毛孔说不出的畅快。

????方明远暗暗苦笑,也罢,让小叔占一次上风,平平心头的怨气,省得日后内心泌失调,小婶婶又来问罪。

????其实他伸手帮林家一把,倒不是因为看上林家姐妹,而是因为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他看着林蓉眼熟了。前世里秦西的知名女企业家,有名的美人老总,以经营女性用品起家,资产也上亿元。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林蓉用了十年的时光为她屈死的姐姐找到了真正的仇人,将其送入了监狱。这在当时网络上,可是件轰动一时的大事,方明远也正是因为这件案子才注意到了她,当时还曾经感慨过,这又是一个少有的女强人!

????这可是一个现成的人才,白手起家,十来年的功夫就积蓄下了上亿的家产,成为了秦西省有名的企业家,已经证明了林蓉的商业天赋。如果说能够提前将她网入自己的麾下,不但看着赏心悦目,用着还可以独当一面,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去?所以当他得知林父重病需要钱时,就毫不犹豫地让卫兴国去取了一笔钱。

????“刚才那两位客人给的?”夏天心中虽然惊诧,但是已经信了几分。能有车和保镖的家庭,拿出几千元来倒不是难事。

????“是啊,就在刚才你们在这里乱哄哄的时候,他们把我扯出去的,在路边塞给我这个匣子,说里面是给林伯治疗的钱,还说让我们先用着,不必担心。”夏武兴奋地道,“这里面是五千元钱,那个少年说的,还非要我当场点点。”

????“五千元!”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地惊呼道。林莲和林蓉面面相觑,这心里不住地犯嘀咕,五千元钱,差不多抵得上普通人一年多的纯收入了,这可不是一笔小钱,自己与那两人非亲非故的,怎么会突然给了这么多钱。

????“人家还说了,如果说莲姐姐和蓉姐姐觉得过意不去的话,那就当借你们的好了。”夏武接着道。

????“借条呢?谁打的借条?”夏妻立即问道,该不会是自家这个混小子混不愣地打了借条了吧。这可是五千元,不是五元钱。要是有个什么问题,老夏家就是砸锅卖铁,也还不起这笔钱啊。

????“人家没要借条,说信得过林伯。”夏武老老实实地道。在场的诸人不禁又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位倒还是真不把钱当钱,五千元拿出来,居然连借条也不打一个。

????“那他们说没说姓什么叫什么住在哪儿?”夏妻继续追问道。

????“我问了,人家说日后肯定还会再见。”夏武两手一摊,一脸无奈地道。老妈这问话太让他伤心了,自己虽然才上高一,可也不是那呆小子啊,连这种事都想不到吗?

????夏天夫妻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人家这是有意地隐瞒身份,也就不费那脑筋多想了,倒是这五千元的现金……

????“夏叔,你说这会不会是圈套?”林蓉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迟疑地问道。她常听说如今的社会上,有不少歪门邪道,比如像高利贷,一旦借了,就利滚利很难还清。陌生人如此的慷慨解囊,怎么能不令她心生警惕。

????夏天沉吟了半晌,虽然说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但是他本能地觉得应当不是这样。“蓉蓉啊,夏叔不敢打抱票说这钱用了没事,但是我总觉得人家没有恶意。没打借条,自然也就谈不上约定利息,换个没良心的主,就是把这钱吞了,到时候天知地知你知我的,又怎么可能说得清楚,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众人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这借钱得有借据,熟人还好说,陌生人哪有不要借据的?没有了借据,这利息自然也就没法说,放高利贷也不是这样放的。

????“算了算了,不要想那么多了,这钱先放我这里,等晚上你妈回来,你们再带回去,妥善收好。先吃饭,吃完饭后赶紧给你妈送饭去。记着啊,别当着外人和你妈说这事,至于到底怎么办,大家回头再商量!”夏天拍了拍脑门,一锤定音道。

????就在林家出事后的第三天晚饭时候,这一片平房区里来了十来名政府工作人员,挨门逐户地登记住户,说是赵区长下的命令,为了保证拆迁住户们的利益不受不法分子的侵占,所有住户的住房情况都要详细登记,以保证日后不会出现他人冒领住房的现象。同时从各厂里也传来了消息,区政府明文发下文件,凡是厂里打算将新建小区住房收回厂里从新分配者,限定一个月内给原有住户重新安置住房,一应条件应当要高于现有的住房条件。否则,各厂将自动失去这一项权力。一时间,这一片平房区里的欢声四起,甚至于有人还买来了鞭炮。

????“赵区长,相信过了今天,您也可以被称为赵青天了。”站在街道上的方明远听着平房区里传来的鞭炮声,对站在一旁的赵绪安笑道。既然达到了目地,那么他不介意多拍赵绪安两记马屁。

????赵绪安又怎么可能不懂他的想法,这些措施都是受方明远所托制定的,不过这样做,对于他巩固在区里的地位,自然是大有好处,而且理由也是光明正大——开发商不希望日后再出现什么纠缠不清的事情。相信这个理由已经足可以堵住那些自觉得利益受损的人的口。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种小手段是禁而不绝的,赵青天不敢奢望,只要方少和郭夫人能够对我们的工作感到满意就知足了。”赵绪安苦笑道。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已经将方明远完全地视为一个成年人,那些官面堂皇的话,说了也没有用,反倒不如这样直截了当的更能拉近双方间的关系。尤其是当他从郭玉成的口中偶尔得知,再建一座居民小区来满足拆迁住户的居住问题,是来自于方明远的意见时,对于方明远的看重就又重了几分。

????“赵区长,这可不仅仅牵涉到我们投资方的利益,也关系到了你们政府的声誉。这里的住户足有数百户,就按一户三口人算,也有近千人,而这近千人哪个又没有个亲戚朋友的,一牵涉就能数千人。如果说他们的住房问题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数千人就是只有十分之一不满生事,我们也罢,赵区长你们也罢,那可都是大麻烦不是。而且这也关系到离山区日后招商引资工作的开展,人家会想,郭家都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还会有人出来闹事,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里的投资环境不好,政府部门对投资商的利益不够重视,那岂不是坏了政府的声誉?”

????赵绪安心中一震,方明远最后的这一句话可是他所没有想到的,虽然说可能有些夸大,但是却大有可能成为现实。自己刚刚成为离山区区长不久,正常情况下,怎么也得在这个位子上再呆个一两年才会调动,这可是关系到了自己仕途发展的大事,容不得有半点马虎大意。

????方明远心里暗笑,赵绪安身为区政府官员,自然会明白这招商引资在政府工作中的重要性,自己只要抓住这一条,相信他以后肯定会及其重视这两块地皮的拆迁工作。而且,他将此事提到了事关政府声誉的地步,赵绪安也不是傻瓜,自然会明白自己的用意,只要他在区委区政府的办公会上提了出来,这样的话,那些想动手脚的人也得掂量再三。虽然说,仍然不能保证这一批楼房能够落入到这些住户们的手中,但是至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过得比现在坏,方明远就已经知足了。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卫兴国突然从平民区里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道:“方少,方少,林家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