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无事生非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无事生非

????还真如同元淼所说的那样,晚上,方明远果然带着林莲、孙照伦他们前来赴约了,随行的还有陈忠和其他的三名保安人员。

????对于这个长安商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方明远还真有几分好奇,而且正如元淼所说的那样,随着家乐福超市在秦西省的发展,自己也要逐步地融入到相应的圈子里去,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特立独行,固然惹眼,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无异也是孤掌难鸣的另一种说法。方明远想要在未来,在华夏国内甚至于全世界里,走得更远,就必须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哪怕是只能起到部分作用的人,也不应当放过。

????从国道上车子拐入了通向长安会馆的岔道后,方明远就发现,这条路上的豪车倒是相当的不少,宝马、奔驰、别克……短短的一段路,他看到了七辆在奉元城里也不多见的名车,其中居然还有两辆跑车,一辆是保时捷,另一辆由于速度太快,他都没有看清。

????“这长安会馆是长安商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地盘?”方明远有些诧异地道。如果说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已还是低估了这个元淼的能量。虽然说这里也算是奉元的郊区了,但是能够在这里占据如此可观的一片土地,没有点背景,怎么可能?

????“应当不是,但是据说,与长安商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往来十分地密切。”孙照伦不确定地道,“据不确定的消息,这家会馆似乎有军方的背景。这里听说,以前是奉元当地驻军的一处军营,后来转让给了长安会馆,具体背后的所有人是谁,还不知道。方少,这军队和地方上可是不一样,咱们去了可是要小心一些。”

????方明远点了点头,如果说这长安会馆背后有军方的背景,那么它能够在奉元市立住脚跟,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在华夏,军队在传统上就具有“生产队”自给自足的特色,但只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而已,和军队外部没有任何关系。当时之所以有自给性生产的特色,是迫于形势条件下不得已的情况,建国以后虽保留了这个特色,但还是严格限制在某些方面,绝不允许军队和外界发生商业关系。不得不承认,这些活动对减轻国家的负担,有效解决军队生存与发展必需的物质困难,发挥了较大作用。应当说,军队所从事经营性生产属权宜之计,其初衷是为国分忧,因此得到了人民群众的充分理解和帮助。

????但是到了八十年代后,这种经商活动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军队深深地且大规模地卷入商品经济活动,陆海空三军与三大总部都全面卷入经济活动。在全国都可以看到军方所经营的商业活动,不仅如此,野战军、大军区、省军区、军分区等无一不在经商。目的是补充军费的严重不足,一段时间内,整个军队都已浸泡在商海之中了。 如今到过南海省的人,不会不对公路两侧标有军徽的加油站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很多城市里,通信兵经营传呼服务的广告,军办旅店、餐馆、酒吧、卡拉ok屋,随处可见。

????虽然说由于80年代中期以后,国家集中财力发展经济。军队不得不服从国家经济建设的大局,贯彻要“忍耐”的方针,军费有所减少,各项经费的缺口较大,不足部分需要军队自筹解决,在这种形势下,以盈利挣钱、弥补经费不足为目的的经营性生产逐步发展起来。国民也可以理解。但是军队从事生产经营,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与民争利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引发了一些军政、军民矛盾,有的官司甚至打到了军委。

????而且在收益分配上,由于是自收自支,驻城市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的部队与驻边远艰苦地区的部队差别较大,影响了军队内部的团结。更为严重的是,一些单位的生产收益进了“小金库”,财务管理混乱,为铺张浪费、贪污**开了方便之门,腐蚀了一些人,包括个别高级干部。

????更关键的是军队不仅参与正常的商业活动,还参与一些走私牟利活动。如走私汽车、香烟,倒卖军火,经营豪华饭店,炒房地产等。

????比如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全国各地一下冒出了许多挂军用机动车牌的汽车——小小的车牌一转手就能换来成捆的钞票,而对部队而言,除去申请军牌需要时间外,几乎可以说无需成本。

????这些挂有军牌的汽车,在地方上享有一系列的特权,地方交警部门根本无法管理。这无疑给当时社会上的一些人钻空子的机会——他们利用军车大肆进行走私。

????而当这一情况引起地方交通警察的注意后,有些地方的军队甚至于干脆将自己的士兵连同军车一起出租——这倒是应了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这句话。

????这一混乱的局面,要一直到九十年代末期,才真正地得到解决。

????不过方明远倒也不担心什么,如果说这长安会馆真是军方的背景的话,也许对自己而言,反而更有利。家乐福超市这几年下来,安置的烈士遗属已不下千户,虽然说分散在了秦西省广阔的土地上,但是就总量来说,除了那些国有大中型企业外,恐怕没有谁比自己做的更好。而军中是讲究袍泽之宜的,自己为军队解决了这么多遗属的困难,想来他们要是没有个正当理由,也不好意思难为自己。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长安会馆的门前,首先是一座高大的石制牌楼,上书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长安会馆。

????在牌楼的两侧,显然是停车场,放眼望去,一排排豪车罗列左右,在明亮的灯光下,夺人眼目。与这些车相比起来,他们所坐的两辆桑塔纳,实在是显得寒酸之极。

????方明远暗暗摇头,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这一幕,他还不禁是有些心不平,这些豪车里,又有多少是走私进来的?又有多少是通过自身努力挣取的?看看如今的奉元市民生活,再看看这些豪车,真觉得如同是在两个世界。

????刚才从他们身边超过的那两辆跑车,也在其中,四名年轻男女携手揽腕说说笑笑地正向会馆大门走去。

????“哎哎哎!”车还未停稳,就有两个身穿类似武警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拍打着车头一脸不屑地道,“别乱停车,我们这里是会员制会馆,非会员一慨不接待!要停车另找别的地去!”来这里的,不是豪车就是挂着军牌、政府牌的车辆,像方明远他们这样挂着民用车牌,又是普通桑塔纳的会员,根本没有,所以他们也并不担心会得罪人。这里可是长安会馆,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他们虽然是看车场的,那也不是普通人能够相比的。

????“狗眼看人低!”孙照伦恨恨地骂道,以他的薪水,别说在奉元养辆好车了,就是在香港买辆正规渠道的豪车,也绝对是不眨眼。只不过方明远在这方面一直需求不高,他这个做下属的,自然也不好意思在这方面投入太多。

????“说你们呢!这里不接待外人,赶紧走!赶紧走!”那两个男子看车不动地,更是大声地叫道,“再不走,可别怪我们把你这车砸了!”他的声音很大,连那四名男女也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站在门前,向这边望来。

????孙照伦缓缓地摇下车窗,方明远随手将请柬丢了出去,冷笑道:“既然你们不欢迎,那我们走,这东西就由你们交给它的所有人吧。陈哥,掉头!”

????请柬在空中打了两个转,跌落到了地面上,陈忠会意地启动车子,在会馆的大门前缓缓地掉头。

????“拽什么拽?两辆破桑塔纳,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其中一个骂骂咧咧地道。

????另一个却是捡起了地上的请柬,只看了两眼,这脸色立时就变了,这可是长安商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元淼请来的客人!

????“快拦住他们!”他推了一把自己的同伴,低声急促地道,“这是元淼元总的客人!”

????“啊?”他的同伴诧异地张大了嘴,元淼元总,那可是会馆里的老会员了,那可是一掷千金的大人物,怎么会把这样寒酸的小人物邀请到会馆来?

????“啊什么啊?还不赶紧拦住他们。要是他们走了,咱们可就麻烦了!”岂止是麻烦了,搞不好还要受到严厉地处分!

????两人连忙上前拦住了车的去路,连连陪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您是元总的客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计较我们两人有眼无珠了。”两人一边说,一边连连作揖道。

????“算了!”方明远也没心思和这种小人物斗气,要是这种人也得一一收拾,他早就被气死了。

????两个男子一个负责安排车位,另一个则是连忙用对讲机联系会馆中人,同时引领着方明远几人向会馆大门走来。“那个,这几位先生,虽然您有元总的请柬,但是依照我们会馆的规定,即便是有会员的请柬,如果说不是会员的话,也得等该会员出来将几位带进去。您几位我看着眼生,请问您有会员卡吗?”

????“既然是规定,那就等等元总好了!”方明远立足于门前,打量着会馆的大门。

????这会馆大门还真是气派,两旁是两座巨大的石狮,雕得是栩栩如生,绝非一般店铺的那些场面货。汉白玉台阶上黑漆的大门旁边还有两道小门,在灯光下气派非凡。

????“余三,这几位是什么人啊?”从旁边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那个陪在方明远身旁的男子连忙快步地跑了过去,陪笑道:“周二少,这几位是长安商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元淼元总的客人,正在等元总出来。”

????“元淼啊,原来是他!”那个周二少撇撇嘴道。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模样,个头不高,也就一米七上下,身体显得有些瘦弱,还居然染了一头的金发。看起来倒是有些像方明远前世里看电影里的那些国外混混。

????“这才是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朋友,一个暴发户,也就配认识这样的人。两辆破桑塔纳,也好开到这长安会馆来,真是给我们这些会员们丢脸!余三,去,把我们的车开到另一边去,和他们的车摆到一起都让我觉得丢份!”周二少一脸鄙夷地将手里的钥匙丢了过来。

????余三接住了钥匙,苦着脸看了看方明远,又看了看周二少,这两边他都得罪不起啊。

????“还愣着做什么?没听见我们的话吗?”站在周二少旁边的年轻女子尖声地斥骂道,“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们一句话,就让你卷铺盖滚蛋!”

????方明远皱了皱眉,这几个人明显是成心生事啊,自己与他们是素不相识,怎么一见面就这么冷言冷语的?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孙照伦上前一步,怒目而视道。

????“啧啧,居然还是个南方人,有点港味。喂,你要真是香港人,混到了这个地步,开辆破桑塔纳也好意思上街?”周二少冷嘲热讽道,“别以为是什么长安商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元总的客人,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告诉你,这里是长安会馆!”

????“孙叔,不必和他一般见识!”方明远伸手将孙照伦扯了回来,走到了周二少的面前道,“请问你的车是哪辆?能指给我们看看吗?”

????周二少下巴扬着,两眼翻着,一副不屑一顾地样子道:“看到没有,余三现在开的那辆保时捷就是我的!买你那刚出厂的桑塔纳也能买个十辆八辆。这里是长安会馆,没那个实力就别想进去。那种破车,停在这里,你不觉得丢脸,我还觉得丢脸呢!”

????方明远恍然大悟道:“周二少的意思是说,我那车档次不够?”

????“哼!算你聪明!”站在他旁边的年轻女子尖声地道。

????“我有一个问题,我记得省委程书记的座驾也是辆桑塔纳,是不是他来了这长安会馆门前,也是给你们丢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