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六章 香饽饽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六章 香饽饽

????确实如赵绪安所说的那样,德光电子厂在现有的厂区外,还有近四分之三的土地,也是当初划归德光电子厂的厂区,只是如今还荒废着,若是将所有的这些全部都加在了一起,电子厂就是再扩建三期工程也足够了。而交通运输问题,有了赵绪安的保证,宇田光璃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堂堂的区委书记的保证,再质疑,就未免太不给赵绪安面子了。在宇田光璃的印象中,华夏的官员可不比日本的官员,面子那是大过天的,没看到这些官员们里的绝对多数,在民众面前,那都是死不认错的。

????“方少,宇田小姐,我们离山区委区政府对于电子厂落户离山区,可是十分地期待,区委区政府研究决定,将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我们将派出一位副区长,嗯,就是我们的罗江林副区长,专职负责电子厂建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的解决。”赵绪安指着身后一位中年人道,“我们的罗副区长,可是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呢。”

????那个中年人看起来约在四十岁上下,个头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戴了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文质彬彬。听到赵绪安说话,向前走了几步道:“方少,宇田小姐,在下罗江林,日后还要承蒙两位多多关照。”他算是赵绪安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若不是赵绪安身为区委书记,事务繁多,这种得政绩的好事情,也不会交给他来办。方明远和宇田光璃和他客气了几句。

????众人边走边说,走马观花地将厂区浏览了一遍。其实当方明远得知,赵绪安给自己选中的厂址所在地就是林启东和夏天曾经工作过的德光电子厂时,他就已经和林启东和夏天详细地了解过了德光电子厂的情况,两个几乎是建厂以来就在这里工作的老工人,对厂子的情况,那自然是了如指掌,如数家珍。说得难听一些,恐怕对德光电子厂的内情的了解,方明远比赵绪安还要透彻。他之所以和宇田光璃跟随着赵绪安来这里,不过是再实地地考察一下这里。得到更为确切的第一手资料而已。

????而眼中所看的一切,也的确是证实了林启东和夏天的话,这个厂子已经是彻头彻尾地烂掉了,除了土地和那些工人中的熟练工人之外,已经再无别的价值。

????方明远一边看着,一边心里琢磨着,建立这家合资的电子厂,可以考虑让林启东和夏天重操旧业,有他们在,德光电子厂里的那些工人们,哪些可用,哪些不可用,应当是心如明镜。不过也得提前给他们打预防针,不能到时候,心一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德光电子厂的原职工全部都收了回来。方明远是做实业,可不是在做慈善,照顾也要在厂子规则许可的范围内才行,而不能无规则的发善心。个人有个人的责任,政府有政府的责任,解决这些下岗职工再就业问题的主要责任方应当是政府,个人的能力再强,就是比尔盖子来了,面对奉元如今的国企工人下岗大潮,也只能是束手无策。这一点可是不能混淆的。

????“赵书记,我听说这德光电子厂就在前几年里也是贵区的利税大户?年产值也曾经达到过数千万元,是不是这样?”宇田光璃一脸好奇地问道,“收音机这东西,虽然对于城市居民们来说已经过时,但是据我所知,贵国的农村应当还有着很大的市场。怎么会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破败现在的这个地步?”

????赵绪安眉宇间不为人知地微微一皱,宇田光璃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别说她感到奇怪了,就是赵绪安自己有时候想起来也是很奇怪,这么大的一家厂子,区里的扶持力度也不小,怎么就会在短短的时间里,这样如同摧枯拉朽般地垮了下来?但是他担任离山区代区长还是在八八年,那时候,德光电子厂就已经早显露出了颓势,再之前的情况他也不知道了。当然了,赵绪安可以肯定,德光电子厂的衰败,上一任厂委书记汪洋绝对是难逃其咎,只是这汪洋如今已经调到了市里的企业任职,现在再想追究他的责任,也不是件容易事情。只是这些话,又怎么好和宇田光璃这个外国人说。

????方明远又岂能看不出赵绪安的尴尬,连忙岔开了话题道:“赵书记,既然来了,咱们就去看看那些还未利用的厂区土地吧。”

????赵绪安连忙看了看左右,用手招呼过来一个足有五十余岁,脸上畏畏缩缩的老人,这个人一开始的时候,赵绪安给方明远介绍过,是德光电子厂现任的厂长伍得水,至于德光电子厂现任的厂委书记,仍然悬而未决——没有人愿意或者说傻的乐意到这个明显已经没有了前途的破厂子里任职了。而伍得水,原本不过是厂子里的一个主管生产的副厂长,没门没路的他,在其他厂领导纷纷调离德光电子厂的情况下,不得不接任了厂长这一职位。

????这一次赵绪安他们来得相当突然,并没有提前通知伍得水,都等到众人开始上路,向德光电子厂驶来的时候,伍得水才得到的消息——这也是方明远的要求,他想要看到这厂子的最真实一面,而不是经过了粉饰的假像。当然了,对于方明远的这一要求,赵绪安也是相当地认同,这也是为避免因为消息走露,而引来德光电子厂那些下岗工人们的骚动。赵绪安自接任离山区的代区长以来,每一次到区里的这些企业中考察,都有可能面对着诸多老工人的质问,解释得他自己都感到厌烦。

????虽然说他也同情这些为国家奉献了青春的老工人们,他也希望这些国有企业能够平平安安地一直延续下去,为国家为政府创造出更多的利润,哪怕是上缴不出利税,只要能够维持住厂子的正常运转,给职工们发工资,他都认了。但是现实情况却不随着人的意志而变化,这些企业,大多早已经是资不低债,如果说不是政府为了维持稳定,强迫银行给予贷款的话,这些企业早就破产倒闭了。但是银行如今也是要考虑贷款的收回成功,一笔笔贷款这样不停地在这些复苏无望的企业身上打水漂,也是银行领导们所无法容忍的。

????所以对于政府的要求,银行方面已经越来越多地给予拒绝。而没有了银行的贷款,仅凭区政府的财政,根本就无力支撑这些企业,所以职工下岗就成为了他们迫不得已的选择。赵绪安即便是再同情他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头几次他还能耐心地来和这些人解释,但是到了后来,他也是能避就避了——整体社会大环境的改变,不是某个人的意志所能转移的。别说他只是奉元市里一个偏僻的区的区委书记,就是京城里的那些顶尖的大领导们,也无力正面拦阻这一变化的发生。

????“伍厂长,带我们到那些未开发的土地看看。”赵绪安的口气虽然温和,但是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意味。

????“嗯嗯……这个……赵……赵书记……”伍得水结结巴巴地道,“过去……过去要绕很大的一个圈,很不方便的啊。”

????“咦?厂区的北边围墙不是有一道出去的小门吗?可以很方便地看到那块地。”方明远诧异地道,“那道门给封了?”他记得很清楚,林启东和夏天都提到了这道小门。

????伍得水的脸当时就绿了,好不容利索起来的嘴皮子,立时又变得结巴起来。“方方少,那……那道门……还在,只是……”他实在不明白,方明远怎么会知道那道并不起眼的小门。那道小门只是为了方便厂职工通行而开的,只能容两人并行,有一条土道,可以通向公路,只能容自行车和三轮车通行,稍大的一点的卡车,都走不了这边。

????“哎呀,什么只是只是的,前面带路!”赵绪安不耐烦地道,这个伍得水,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这个样子,日后怎么替德光电子厂向方明远和宇田光璃他们争取好处?可是德光电子厂里,还能有什么人才能够顶替这个伍得水?

????伍得水战战兢兢地走在前面带路,方明远等人跟在他的身后。

????“方少,能不能透露一下,这新建电子厂一期工程,大概要招收多少熟练工人?”赵绪安低声地笑道,“区委区政府现在的压力可是不小,大家都是翘首以盼着方少的消息呢。”方明远暗地里咧了咧嘴,现在就鸭梨很大,那等到了九六年以后,华夏国有企业工人下岗达到了峰值的时候,这日子难不成还不过了?不过这话他也就是在心里说说,无法说出口。

????“初步计划招收人数在三百人左右,这里面已经包括了后勤和管理人员的人数。”方明远倒也不用隐瞒这个。

????三百人左右,赵绪安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数额了。也就是说,在吸收了德光电子厂原本的职工之外,还能再吸纳一部分人。对于离山区来说,电子行业的下岗工人,已经可以吸纳个七七八八了。当然了,他也并没有指望,所有的名额都能够落在离山区内。自己吃肉,也得让别人分一杯羹才是,否则的话,自己就会成为市里其他区领导们的“敌人”。这对于赵绪安日后的仕途发展极其不利。

????此时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厂区的北边围墙,果然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在围墙上开有一道小铁门,铁门之外就是田地。但是当伍得水打开铁门,众人走了出去后,这才发现,外面的田地已经变成了菜地和麦田,远处甚至于还有几座大棚。

????“伍得水,这是怎么回事?”赵绪安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他虽然是官员,但也不是那些五谷不分的人,他看得出来,这片田地绝不是最近才被耕种的。

????“赵赵书记,这些地是被汪书记租赁出去的。”伍得水又有点结巴。原来,由于德光电子厂,后来已经无力再扩大再生产,现有的厂区就已经足够使用了,而划归德光电子厂的这些土地则是一直撂荒着。后来,不知道是汪洋和人联系,还是人家与汪洋联系,将这些土地都租赁了出去。租期要一直到后年才到期。今年的租金人家已经缴纳了,被当作工资全部下发给了职工们。

????赵绪安气得简直都说不出话来了,德光电子厂将划归它的土地出租,这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已经沦落到破产关门边沿的它,空守着一块土地,那才是傻瓜一个呢。租赁出去,好歹能有些收益,也能够给那些职工们发点工资。

????问题是区委区政府来德光电子厂调查的人,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一点,这实在是令赵绪安感到恼火之极。这一块土地已经被耕种,而且租期要到后年才到期,方明远的合资企业,如果说要占地的话,怎么办?如果说那些调查人员,能够早一步发现这一问题,不管是别寻他地,还是与租赁了土地的这些人事先协商,达成同识,都比现在才将此事捅出来要好得多!

????这会让方明远和宇田光璃怎么看待离山区区委区政府的工作能力?又如何看待他这个区委书记?这不是当着他们的面,打自己的脸吗?

????就在这个时候,从厂大门方向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一个人,和罗江林小声地嘀咕了几句,罗江林的脸色立时为之一变。快步地来到了赵绪安的身旁,压低了声音耳语道:“赵书记,雁塔区的区委书记潘援军和区长闵明华带着人已经到了德光电子厂的门口了,马上就要过来了。”

????赵绪安先是一惊,接着才倍感诧异地低声道:“潘书记他们来德光电子厂做什么?怎么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啊?”他和潘援军、闵明华当然是认识,市里开会也常常见面,但是并不算是朋友,也不过是点头之交的同事罢了,在这个时候,潘援军他们不打招呼就来德光电子厂,显得就有些奇怪了。

????“哎呀,赵书记,潘书记他们来还能为什么?您别忘记了,雁塔区里,也有一家濒临破产的电子管厂!”罗江林一语道破了天机。对于方明远这一次的考察德光电子厂,罗江林可是寄予了极高的期望,做为市里省里都为之瞩目的一个合资项目,如果说能够顺利建成投产,创造出经济效益来,不但可以极大的改善区财政状况,而且对于主要执行人的自己,也是一项拿得出手的政绩!区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对此差事是垂涎三尺,若不是赵绪安力荐,根本就落不到自己的头上。而且要是这件差事办得好,无疑会和方家结下良好的关系,对于罗江林今后的仕途发展,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

????只是这难得的机会来了,又眼看着机会从手边溜走无法捉住,这才是做官之人莫大的悲剧。罗江林可不想让自己的美梦成空,成为众人的笑谈。

????赵绪安立时醒悟了过来,他也是由于事出突然,一时间脑子没有转过来,经罗江林这一提醒,马上想起来,自从方家和日本世嘉株式会社的代表宇田仲签署合资协议后,市里就有传言,潘援军曾经恳求市委书记和市长,让这一项目落户雁塔区。

????甚至于还有这样的传言,说潘援军向两位大佬埋怨,除了家乐福超市分店和方家饭馆几乎是各区都有之外,就只有离山区还有着方家的另两项产业,一家别有特色的高级宾馆,还有一家如今已经是红红火火的旅行社。每年仅这两家企业,就给离山区上缴近百万的税款,而且还有着逐年递增的趋势。而且当初方家为了占地建设超市,还解决了相当大一批人的住房问题,如今的那个小区,已经成为了离山区拆迁的经典之作。这离山区吃肉,总也得让兄弟区喝点汤吧?

????而且他也知道,虽然说方明远并没有提起过,但是这些天以来,奉元市里的各个区的领导肯定没少和方家拉关系,潘援军他们也肯定在其中。如今潘援军和闵明华两个雁塔区的大佬一齐出动,跑到这德光电子厂来,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这个项目的身上了!

????“这可如何是好?”赵绪安这心立时就提了起来,这才是屋漏偏逢连阴雨,逆水行舟又顶风!眼前这一档子事还没处理,潘援军又来插上一杠子,别这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又飞了出去!

????还未等他想出个头绪,只见从德光电子厂大门的方向,快步走来了一群人,为首的两人面带笑容,正是奉元市雁塔区的两位领导区委书记潘援军和区长闵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