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四章 颠倒黑白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五十四章 颠倒黑白

????胖警察吃了一惊,扭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跟着一个中年人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显然刚才说话的人就是这个少年。

????“方……方明远!你怎么在这里?”李雨欣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幻觉了,怎么刚刚想着方明远,方明远就出现在了这里,这这这……这也太神奇了吧。

????“雨欣?你认识他?”许琳诧异地低声问女儿道,心中却是不由得一喜。要是真的认识的话,只要能够让他将消息传回到秦西省,由单位出面,这事情也许就好办了。

????“你们是谁?知不知道这里是国家机关,谁让你们随随便便地进来的?”胖警察咆哮道。

????“咦?刚才那个中年人进来的时候,你们也并没有管啊?”方明远一脸诧异地道,“派出所是国家派出机关不假,但是哪一条法律,哪一条规定规定了公民不能进入派出所了?不进派出所,怎么报案啊?”

????李雨欣“扑哧”一声乐了出来,看到方明远和陈忠的出现,李雨欣的心立时就安定了下来。她可是知道,方明远那可不是一般的少年,陈忠的身手之好,当初在离山的时候,她可也是见过的。看到方明远一脸故作迷糊的模样,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李炳诚几人以不满的目光瞪了李雨欣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火烧眉毛了,她还有心思笑!

????“雨欣!你认识他?”许琳又问了一遍,语气中已经有了几分明显的不满。

????“妈,你不用担心了,他是我的小学同学。他来了,咱们就没事了!”李雨欣低声地回答道。

????许琳大吃了一惊,女儿这话说的,什么叫“他来了,咱们就没事了!”一个少年,再加一个中年人,就有这样的威力?

????“妈,家乐福超市就是他家的。后面跟着的那个,是他的保镖。”李雨欣低声地解释道。

????“呼……”许琳惊讶之余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身为秦西省人,自然知道家乐福超市的大名了,在潍南市,就有家乐福超市的分店。而且她也曾经听女儿说过,家乐福超市大股东方家的长子长孙,和她是同学。只是后来转到京城去上学了,自己又转到潍南市上学,这才断了联系。想不到今天居然会在自己一家人最为困难的时候,他又出现了。

????许琳低声地将方明远的身份告诉了家人,李炳诚几人吃惊之余,这心里也稳定了下来。家乐福超市那可是资产亿万的大公司,做为大股东方家的长子长孙,方明远可不是那一般人,这派出所的人要是长点脑子,就不会得罪他,自己一家人的安全也就有保证了。

????方明远怎么来得这么快,陈忠他刚走,方明远就注意到摊主那个中年的黎族妇女,看着派出所门前的人群,长叹了一口气,嘟囔道:“这又是哪个外乡人得罪了他们?让他们这样不依不饶的?亚龙湾的名声都要被他们败坏光了!”

????“大姐,这些是什么人?那里不是派出所吗?”方明远小声地问道。

????“唉,那里是派出所,但是这派出所里的警察啊……”中年黎族妇女摇了摇头道,“客人,你们是来亚龙湾玩的吧。听大姐一句劝,如果说在亚龙湾遇上什么人卖你们东西的话,多多少少也得买一点,花点钱,可以少不少的麻烦。”

????方明远的心里立时就明白了几分,旅游区强买强卖这种事,在后世里不是什么新鲜事,每年都会报道出来几件性质恶劣的。“大姐,他们是什么人?怎么这么胆大,围着派出所骂人,就不怕警察局抓他们吗?”

????“抓他们?”中年黎族妇女苦笑道,“小客人,你们不知道,他们都是本地人,又都是一个村的,全部都是在这里卖乱七八糟的旅游用品。别说这个派出所了,就是市里的警察局里,他们认识的人也不少。而且这些人里,好多都是……那种不在乎命的人,这种事情你又关不了他们几天,回头他到你家里没完没了的***,这谁受得了。”

????方明远明白了,这就是一群滚刀肉,一般人奈何不了他们,真正的暴力机关,却又与他们有着各种的关系,对他们又视若无睹,所以就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这些人就成了当地的一霸!

????“我和你们说啊,只要你们买了他们的东西,一般他们就不会太***,你们汉人不是有句老话吗,破财免灾吧。也花不了几十元钱的。可没惹着了他们,要是真惹着了,最好就赶紧离开崖州,否则他们还会找茬生事的。”中年黎族妇女好心地叮嘱方明远几人道。

????方明远低声地和林莲道:“莲姐,你和郭老爷子联系一下,看看琼海这边的领导里,有没有他认识的,然后让老爷子拜托一下,派人来救个急。”不管到底是不是李雨欣,方明远觉得这些人都不能再这样容忍他们下去。不然亚龙湾的名声全部都被他们毁了之后,自己的投资回报可就要缩水了。而且上辈子里,由于他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半宅男,社会上的不公,他也只能是有心而无力,如今若还是那样的话,岂不是辜负了上天让自己重生一次的美意?

????至于他自己,在那位中年黎族妇女惊奇的目光中,站起身来,快步地向派出所走去。

????方明远很顺利地就进入了派出所,找到了还在观察情况的陈忠,陈忠此时还未确定李雨欣的身份。而方才那个中年男子的“狠话”和这个胖警察所说的一切,都被方明远两人听个真实,看了个真切。

????胖警察有些恼羞成怒地道:“国家机关,进来什么人,出去什么人,是你个毛孩子能够管的?谁让你们进来的?有事没事,没事出去!不要妨碍我们的公务。”若不是看着方明远身后站着的陈忠,他就不客气了。

????“你们这个派出所好大的威风啊,听着怎么像是国安局似的。公务?就是站在门口吓唬老人妇女吗?”方明远冷笑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派出所和那些人说是狼狈为奸恐怕都不为过。

????“邹胖子,你在和谁说话?能不能小点声!”随着愤怒的声音,黄所长从他的办公室里转了出来。

????邹胖子连忙解释道:“黄所,不是我打扰您的休息,是他们突然闯了进来,还不出去。”

????黄所阴着脸上下打量了一下方明远和陈忠,没好气地挥了挥手道:“有什么事?要是没事就离开,国家机关,不是供人参观游览的地方!”

????“你就是这个所的领导?”方明远看着这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一身武警服穿在他身上,就像陈小二穿着八路军军装一样令人觉得格格不入。头上也没有戴帽子,整个人显得吊儿郎当的,带着几分匪气。

????“你有什么事?有事说事?没事不要在所里乱晃,打扰我们的工作!”黄所长有点不耐烦地道,要不是觉得这个少年似乎有点与众不同,他早就让人把他们两个给哄出去了。

????“我想知道一下,我的这些朋友出什么事了?”方明远一指李雨欣道,“而且门口聚集了那么多人,你们怎么也不管管?”

????“啊,你们是一起的人?”黄所长若有所悟的道,刚才方明远说得粤语,他还以为是南方人,搞了半天,还是北方人啊。

????“他们涉嫌殴打他人,门口的人,那是给我们施加压力,要求我们秉公执法呢。对于民众正当的要求,我们也很为难啊。”黄所长一脸无奈地道,“我这里也在想办法协调吗。”

????“你这是信口雌黄!”李炳诚气得手直打哆嗦,他们总共就六个人,其中还有两位老人和自己的妻女,有出来惹是生非的人还带着老人和妇女的吗?而对方光年青小伙子就不下十人,还有不少的中年妇女,黄所长这话简直就是不顾事实的颠倒黑白!

????“是不是信口雌黄你说了不算,得我们说了算。”黄所长不屑地扫了李炳诚一眼道,“民族政策你们懂不懂,激起了***,你们倒是可以扭屁股走人,却得我们在这里给你们收拾后账!人家有人证,几十个人都可以做证,是你们先动手打人,是你们先出言不逊污辱了人家的信仰,是你们将矛盾扩大化,是……”

????“黄所长,问题可以慢慢解决,但是我们的老人身体不好,必须要先到医院里检查一下,能不能行个方便?”方明远没心情听他扣大帽子,他已经注意到屋子里那对老夫妻的脸色都很差。

????“这个……”黄所长迟疑了一下。

????“黄所长,我想你也不愿意因为一点矛盾最后闹出了人命吧?要是那样的话,这责任……”方明远意味深长地道。

????“他们两个去可以,但是你们这些人必须都留下来!”沉吟了一下,黄所长一指李自林夫妻道,“邹胖子,你带两个人跟着去,注意不能让他们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