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九章 马艳要劳教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二十九章 马艳要劳教了

????“郑总这一次前来,还是为了亚龙湾一期项目吗?”方明远伸手给郑言倒了一杯茶,微笑道。

????郑言双手接过了茶杯笑道:“方少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虽然只是一家私营企业,但是还有着一颗爱国心。哪能跟人民子弟兵们抢饭碗。那岂不是没有了良心。”他和方明远已经不是第一次会面了,而方明远也并没有隐瞒他,自己已经决定尽最大可能来照顾来自军方的工程队,除非是他们达不到建设标准,不能按工期完成,否则的话,除了自家的建筑公司负责的那几个项目之外,其余的都会交给军方的工程队。

????这个结果,尤其是后来当郑言得知军方工程队的结算方式时,可是令郑言大吃了一惊,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在他看来,方明远给军方所提供的这种结款方式,简直是太优惠了。如今的建筑业里,哪一家会像方家这样,提前给工程公司结款的,验收合格后,能够在半年内结清款子的,那都是很不错的结果了。很多时候,为了结清建设款,公司里的业务不得不又是请吃请喝,又是送礼上供,求爷爷告奶奶地把钱要回来。

????虽然说,郑言也明白,这应当是特例,针对军方的特例。方明远是考虑到军方这些工程兵根本就没有能力垫付这些费用,而做得变通,但是即便是这样,也是令郑言对方明远更是刮目相看。俗话说,有所得必有所失,以损失一些利润为代价,换取崖州当地军方的友谊,对于日后方家在这里的发展,自然是好处多多!

????纵观方家崛起之路,无论是家乐福超市,还是方家饭馆,每开到一处,都会惠及到当地的警方和军方,为他们系统中的困难家庭解决一些困难,而就是这样的做法,令他们获得了当地政府的欢心。这样一来,企业经营最难,也是最不好维系的一道坎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被他们迈了过去。相信任何一个地方的政府部门,都不敢轻易地,没有确切违法证据地打压,因为一旦家乐福超市或方家饭馆决定退出该地市场,那么他们首先就要面对的是警察系统和军方的怒火,这可不比那些平民百姓,政府官员们可以完全地无视。

????所以这几天郑言也在考虑这一问题,是不是要在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招工时,也适当地向警属和军属倾斜。这样既可以得到一个好名声,还能够确确实实地对企业的发展起到一定程度的保护。如果说能够做到像秦西省的家乐福超市那样,与警察系统形成了极其良好的关系,那么来自政府部门的压力就会小了不少。这样子,总比高薪养着那些官员们的子弟,到时候对方还毫不领情好!

????郑言之所以在得知亚龙湾项目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根本无望的前提下,仍然滞留在崖州,就是想和方明远扯上更为近密的关系,对方家,对方家的这些产业,能够有更为深刻的了解。

????况且,多个朋友多条路,以方家的发展速度,没准什么时候,就又有大项目要建,咱目前吃不着肉,那也得着眼未来啊。

????两个就这样随意地聊着,对于这个郑言,方明远到目前为止的观感还算不错,至少是一个知进退的人,知道什么该争取,什么该放手,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主。而且他也确实是有才能,当上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这个副总,也并不完全是靠着家族的力量,其本身也是有着不错的能力的。至少,要比方明远自己强!

????方明远心里很清楚,方家之所以能够顺利地发展到今天,大方向上是靠着自己的“先知先觉”,还有瞎猫撞上了死耗子,稀里糊涂地就和郭家、苏家扯上了关系,为方家的发展解决了资金、人才和官方的障碍。而项目的具体运做上,却是靠得孙照伦、麻生香月他们,这些事情,要是让方明远自己去做,肯定最终的结果是一团糟,这一点点的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毕竟前世里,方明远也只是一个半宅男加个所里的芝麻绿豆大小的官而已,商业管理,那是七窍通了六窍。

????所以,对于那些能力比自己强的人,方明远一向都是抱着学习的态度与其相处。虽然说其中的很多人,却是想得如何从方明远这里学到一招半式。

????而眼前的这个郑言,就是一个不错的对象。

????方明远有意地将话题引向了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往的事绩上去,而郑言虽然有所察觉,但是让方明远更清楚地了解到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实力,对于他加强与方家合作的打算,倒也并没有什么冲突。毕竟日后两家公司的商业往来,恐怕数额都是至少千万计的,加深对对方的了解,才更有可能合作。

????所以郑言也是只要不涉及到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商业机密的事情,他是有问必答。两人的谈话,倒是也颇为融洽。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了,眼看着就要到晚饭的时间。

????“哎,对了,方少,还记得那个在贵公司与南海舰队签字仪式后宴会厅门口泼粪的女服务员吗?”郑言突然道。

????方明远一怔,这事他又怎么可能不记得,有时候一想起来要是自己面对那一幕时,也是不寒而栗——事后方明远已经打听过,那女人是小马庄的,她的父亲和哥哥都因为冲击派出所,以及以前聚众斗殴等事件,而被崖州法院判刑。她之所以那样做,就是要报复!

????只不过是司马军和罗显立他们比较倒霉,要是当时是自己或者说秋暇姐她们出去,恐怕也难逃这厄运!恐怕一辈子心理都要留下阴影。这样强大的“武器”,恐怕也只有那些经过了非人训练的军人们才会浑不在意。

????“我听说,今天上午她被判劳教十八个月!”郑言轻声地道,只是这句话,却是令方明远颇感震惊和无奈。

????虽然说,对于马艳的这种行为,方明远也是厌恶无比——伤不到人,但是却能够恶心人!事情虽然没有传扬开来,但是在高层里,这却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除了那几个倒霉的当事人之外,连带着方家、郭家和南海舰队军区一起,都被这笑话或多或少地影响着。

????马艳会受到处罚,这并不出乎方明远的意料之外,就算是罗显立和于林生不在意此事,也得顾及司马军的面子和心情,堂堂副省长大人,走到那里都是前呼后拥,几人之下,千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居然被泼了一身的粪水,这结果谁也受不了。

????但是泼粪这件事情,从法理上来讲,终究还只是个民事案件,毕竟它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人身后果,也没有重大的经济损失,对受害人来说,更多的是精神和名誉上的伤害。依据华夏的法律,也只能是赔偿损失,赔礼道歉这一类的处罚。而劳教,却是并非依据法律条例,而且从法律形式上亦非刑法规定的刑罚,而是依据国务院劳动教养相关法规的一种行政处罚。

????这是一种从苏联引入,而又具有华夏特色的,为华夏所特有的一种制度。最初设立这一制度,是为了对那些游手好闲、违反法纪、不务正业,但是又构成不了刑事处罚的,有劳动力的人,实行强制性教育改造的一种措施,也是对他们安置就业的一种办法。在建国初期,劳教还是起到了一定正面意义上的作用。

????但是到了现在,劳教制度却是逐渐不为国民所认可。既然没有构成刑事处罚,那就是无罪,而有劳动力却不务正业,只要没有去偷去抢去骗,不管是靠家庭财产还是他人接济维持生活,那都是个人的***。否则的话,再过些年因为就业困难而出现的啃老族,岂不是都够得上劳教标准了?

????虽然说依照劳教制度,被劳教人员在节假日也可以休息,也可以探家,但是毕竟是***了他们的人身***。既然没有触犯刑法,却被***了人身***,这从根本上来说,却是与法律精神相违背的。

????不过,在很多时候,在天朝,是没有道理可讲的。这一点,大家都懂……

????“有些重!”方明远的心情有些不好,这让他想起了前世里的那些躲猫猫、睡觉死之类的事件。想起了七十码,想起了夏俊风……

????郑言也点了点头,对于方明远的这个结论,他并不意外,因为当他得知这一消息后,心里也同样是如此。虽然说,他如今也算是个上层人士,但是郑言心理很清楚,面对权力,特别是没有其他力量约束的权力,家财万贯的他比起这个普普通通的平民马艳来,实质上也并没有强到哪里去。甚至于可能会更加的危险。

????区别也许就是,他的倒下,需要得罪更大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