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八章 一个也不原谅(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零八章 一个也不原谅(上)

????方明远等人回到了自己的包间,将刚才吃了个半截,现在都已经凉了的菜肴都撤了下去,重新上了一桌,继续吃饭。

????这边的包间里只余下了周景明、武景生他们这些人。鲁微的父亲建委主任鲁明汉和徐东纪的父亲组织部长徐德霖也闻讯赶了过来,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也是一个如丧考妣。自己的儿子太有才了!在这样敏感的时候,居然出来吃个饭,都能够招惹上对方!而且更可怕的是,他们到现在才知道,对方的背景居然是如此的可怕!

????至于孟春生他们,擅长玩拼爹游戏的他们,一次次地享受着对手因此而屈辱地退让,而当面对“爹”更为强悍的对手时,心理垮塌地也就更为彻底。叫铁道部部长的儿子“滚蛋”,辱骂一位倭国的亿万富婆是“***”,骂家乐福超市大股东方老爷子的孙子“小畜生”,这三样,哪一个都足以将他们送入深渊了。

????他们不由得想起来,当初,在舞池里,一个年轻人只不过是撞了一下他们,就被他们三人联同同伴将他打了个半死,还送到拘留所里呆了半个月,最终还得赔偿他们十万元的医药费。

????再当初,他们到学校里调戏女学生时,几个学生骂他们是流氓,结果呢,这几个学生不但被打了个头破血流,还被学校开除了学籍,就连他们的家长,也因此受到了株连。在国企或者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的,都被调整到了偏冷的职位上去。就这样,他们还强迫着那几个学生当众给他们跪下磕头赔礼道歉!

????再当初……

????再再当初……

????想得越多,三人这心里就越害怕,这些恶毒的手段落到别人的身上时,他们只会觉得痛快,爽快的不得了!但是一想到那些手段可能要落在自己的身上时,他们就浑身打哆嗦,怕得不得了!

????“周***,口说无凭,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吗?谁来证明,那个苏爱军就是苏部长的儿子?”徐德霖沉声地道,“这几年来,冒充中央领导子弟行骗的事情可是不少!”

????武景生冷笑了一声道:“徐部长,你来得晚,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你们的儿子和人家玩拼爹的游戏,人家才亮了亮牌子,否则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说。既然你怀疑,那好,你去找人核实他的身份吧。”这个徐德霖,还想垂死挣扎一把,已经把人得罪到了这个地步,还要再去核实人家的身份,那不是更把人往死了得罪吗?

????“徐部长,从那个林莲的态度上来看,不管怎么说,至少那个叫方明远的少年人,是家乐福超市大股东方家的成员,这一块是不会错了!”周景明也不悦地道。

????“周……周***!”田斌咽了一口唾沫道。

????“什么事?”周景明抬头看了看他,沉声道。

????“我想……我想他们说得恐怕是真的。刚才,一直站在他们身边的那个中年人,给我看过证件。他是警察部警卫局的!”田斌一口气说完道。

????包间里一片静寂,警察部警卫局成员随身跟着,这意味着什么?这些混官场的人,又怎么能不明白。

????“警卫局的证件也不是没有胆大包天的人伪造的!”徐德霖仍然嘴硬道。

????“徐德霖,就算是骗子吧,人家图你什么?骗你的财?还是骗你的色!有先捐赠价值三千万元物资给你的骗子吗?”武景生怒目而视道。就因为他的儿子惹得这点事,如今连他和周景明也一并拖了进去,此事要是捅到中央去,孟军他们固然是没好果子吃,他和周景明也一样要受牵连!都已经糟糕到了这个地步,他居然还想怀疑人家的身份!

????周景明也冷笑了两声,这个徐德霖,是孟军当市委***快要退下去的时候,提拔起来的干部,周景明当上市委***之后,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将组织部长这个关键部门换上自己的人,也正是通过徐德霖,已经退到了***的孟军,仍然在彭徐市官场上,有着不逊色于周景明和武景生的影响力。

????徐德霖的脸涨得发紫,他又何尝不懂得这些道理,但是已经被逼到了死角的他,就如同那溺水的人一般,即便是根稻草,也要拼命地抓住。如果说承认了苏爱军他们的身份,那么徐东纪他们盗卖防洪救灾物资一事,就彻底地完蛋了。身为彭徐市组织部长的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依照华夏的法律,像徐东纪他们这样的行为,甚至于可能会被判到无期和死刑!

????“徐部长,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也认为,对方的身份,应当是真的!要去核实身份,也得是暗地里,不能让他们知道的情况下,否则就只会进一步激怒他们,那样的话,整个事件,就无法收拾了!”一直抽闷烟的鲁明汉突然开口道,“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取得对方的原谅!不要让事态再扩大了!”

????“怎么取得对方的原谅?”孟军立时追问道。张驹等人都已经退了出去,他倒也不怕周景明和武景生听到什么。反正大家如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区别就是在于孟家是灭顶之灾,而他们只是政治前途黯淡。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官场中人,没有了政治前途,比起灭顶之灾来,也好不到哪去!如果说能够将这件事压制下去,对于周景明和武景生来说,同样也是件好事情。在这一块,他们的目标可以说是一致的。

????鲁明汉狠狠地抽了两口烟,将烟蒂在烟灰缸里用力地碾灭道:“这就要看他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了?如果说他们是个纯商人,那么就用利益来打动他们。咱们这些人,可以说已经可以左右了彭徐市绝大多数的事务……”

????“鲁主任,依我看,这个你就别想了!”武景生冷笑道,“我不会为你们的错误而用政府的赋税去埋单的!”开什么玩笑,本来自己只不过是个用人不当,失察的过错,照鲁明汉一说,自己反倒成了他们的同谋了。

????“而且,那位苏教授当时可是明确地说过,盗卖家乐福超市捐赠防洪救灾物资一案,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给家乐福超市股东们一个明确的交待!”周景明也冷冷地道。如果说家乐福超市捐赠防洪救灾被盗卖一案被清查,孟春生三人罪责难逃,而身为他们的父母的孟军三人,也得负很大责任,到时候,他们三人还能不能站在监狱之外的土地上,都很难说呢。鲁明汉的算盘打得倒是很精明,还想把自己和武景生拉下水。

????鲁明汉讪讪地闭上了嘴,一脸的尴尬。说实话,他的脑子里也有些乱了,虽然他本身并没有想将武景生和周景明拉下水的意思,但是这个方案实质上却起到了这样的做用!所以,被武景生和周景明一说,他就闭上了嘴。

????“老孟,把咱家的所有的钱都给他们!只要他们能够放过春生!”李虹尖声地叫道,“他要多少钱?我就是去求爷爷告奶奶也给他借出来!”

????“放屁!”孟军甩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像方明远他们这样的人又岂是能够拿钱买动的人!更何况,人家一捐就是三千万元,你要人家高抬贵手,放过这两件事,那得给人家多少钱?给少了人家看不上,给多了……那岂不是将一个更大的把柄送到人家的手上了。一个地级市的官员,家里能够拿出好几千万元,这钱是怎么来的?就这一项,就足以令孟家灰飞烟灭了。

????李虹呆若木鸡地看着孟军,自她嫁给孟军以来,由于她娘家的关系,这恐怕还是第一次挨孟军的巴掌。不过,她也明白,如今不是和孟军计较这个的时候,如今的大事是如何保住孟春生。

????“明汉,你接着说!用钱或利益来打动他们,你就别想了,人家要权有权,要钱有钱,看不上咱们的那点小钱的!有没有其他可行的方案。”孟军尽可能地让自己镇定下来道。

????鲁明汉,看了看李虹,低声地道:“那就只有求李大姐去求求老***和李厅长,我们也找找看,看看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能够和苏部长搭得上话的,只要能够求得苏部长发话,这事情就好办了很多。不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够搭上这条线。而且苏部长的为人、喜好,咱们也并不清楚。”

????“这倒是个方法,事到如今,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孟军点了点头,鲁明汉的想法倒是和他的想法差不多。如果说能够摆平苏爱军,这事情就好办了很多。

????“可是那个倭国女人呢?她要是引起外交事件,那岂不是白忙活了!”徐德霖接口道。

????鲁明汉郑重其事地道:“这就是我们一会要做的事情,关于她的毕竟只是个小事,只要处理妥当了,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咱们这里已经严加惩处了,看到咱们大义灭亲,这处罚也会轻一些的。而且女人吗,心总是软的,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