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四章 你们级别不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五十四章 你们级别不够

????入夜后的武叶县城,由于没有什么夜生活,加上治安混乱,所以时间稍晚一些,路上的行人就不多了。

????朱德龙坐着大切诺基,带着仍然有些不甘心的付明月,向县招待所赶来。他可是费了一番唇舌,才说服了付明月,让他答应家乐福超市代表的要求,那些陈米、镉米全部都就地销毁,月龙粮油公司退还全部货款,或者说重新供给正常大米,再赔偿家乐福超市十万元钱的损失费,来了结此事。

????“德龙,你说那个家乐福超市真的有那么强?”付明月这心里仍然是有些绕不过来。在全国所有的省份的省会城市中都开有分店,那得多有实力的企业才能够办得到啊。华夏能够有这样大的私营企业?听着怎么觉得完全不可能啊?

????“你要是不信,回头去奉京里问问。如果说我蒙骗了你,所有的这些损失,都从我的分红里扣,这总成了吧!”朱德龙不满地道。要不是付明月他的父亲是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月龙粮油公司要想得到顺顺利利地发展,付家的力量必不可少,他才懒得和这个人形猪脑的家伙多费半句话!

????“那怎么行,我相信你,德龙!”付明月连忙陪笑道,不说朱德龙有个在省交通厅的姑夫,就说这心眼,付明月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这一次,要不是自己贪得无厌,又怎么可能会闹到现在的这个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大街上突然响起了警笛的声音,接着四辆警用面包车从街角拐了出来,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向前开去。

????“这又是怎么了?哪里出事了?”付明月最爱看热闹了,拍着二楞子的肩膀道,“跟上去看看!”

????“明月!这个时候了,你还有这份闲情逸致!”朱德龙恼火地道,“不要理他,去县招待所!”付明月缩了缩脖子,不再多说了。

????当他们到了县招待所的时候,却看到在县招待所门外,歪七扭八地停着那四辆警用面包车,付明月的眼睛立时亮了。

????朱德龙和付明月下了车,自有那认识他们的警察连忙过来问好。

????“这是怎么回事?县招待所里出什么事了?”四辆警用面包车,已经是武叶县警察局所有的机动车辆,这样风风火火地赶过来,显然是出大事了。

????“朱少,付少,刚才县招待所前台报警,说是孙瑞智孙少,在县招待所里被几个外地人扣下了,他的手下也都被人打了!我们这不是前来解救孙少吗。”有那嘴快的立即讨好地道,“现在里面正乱成一团,两位还是在这里等等再进去吧。”

????朱德龙和付明月面面相觑,不由得暗地里咋舌,在武叶县的这一亩三分地上,扣下县长的儿子,还打了他的跟班,这可不是件小事,需要莫大的勇气。

????“哪里的外乡人?好大的胆子啊~!”付明月啧啧称赞道。

????“听说是秦西省来的,老秦人啊……”警察的话还未说完,衣领子就被朱德龙抓住了,“你再说一遍,哪里的人?”

????“秦西省啊!”警察颤抖着声音道,完全不明白自己在哪里得罪了朱德龙,会引起这样大的反应。

????朱德龙和付明月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朱德龙立即想起来,自己在从下三台乡回城路上碰到的那些外乡人,还有那个令人感到惊艳的女人,难道说,他们也是家乐福超市派来的人?要真的是那样的话,孙瑞智这一次可是踢着铁板了。

????孙瑞智手下的那几个,论起打架的能力还比二楞子差点,二楞子他们白天在对方的手下都没能讨得好,他们自然就不用说了。

????“孙瑞智这个蠢货,肯定又是看到漂亮的女人就迈不开步子了!”朱德龙抚额低声地骂道。孙瑞智是武叶县里有名的色中恶狼,凡是被他看上的女性,就是千方百计他也要搞到手,为此就是搞得对方家破人亡也在所不惜。

????“现在怎么办?”付明月低声地道,“咱们是在这里等着上面出个结果啊,还是从中说和一下?”这帮人得罪孙瑞智,就别想安生地离开武叶县,自己要是能够帮两边调解了,也许这赔偿就能少点?

????“说和个屁!”朱德龙没好气地道,孙瑞智出了这么大的丑,惊动了这么多的警察,县招待所里的服务员们也是人尽皆知,要是不狠狠地收拾收拾那些秦西省的人,那就不是既贪花好色,又好面子的孙瑞智了。正在气头上的他,那可绝对是六亲不认。为了几个不知道深浅的外乡人,和孙瑞智翻了脸,还不值得。孙瑞智若是因此而彻底惹恼了家乐福超市,日后报复下来,连带着孙县长一齐倒霉,对于朱家来说,就是仕途上难得的一次机会!

????唉,要是这帮人道行不够,就是可惜了那个漂亮的姑娘了!朱德龙完全能够想象地到,暴怒下的孙瑞智,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

????“你们要是识趣的话,就乖乖地放下枪,束手就擒,这样日后审判的时候,还能有点从轻的理由!武叶县的警察可是已经包围了这里,你们逃是逃不了!”此时的孙瑞智又换了一副脸面,一扫方才小心谨慎、唯唯诺诺的模样,变得趾高气扬起来。那一对斗鸡眼,更是时不时地往林蓉的身上溜。

????方明远笑眯眯地站到了他的面前,正在孙瑞智琢磨着方明远他们应当怎么样服软的时候,一脚给他踹翻在地,冷笑道:“给他也捆上,既然他们大家一起来的,就应当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他要是再废话,就拿厕所里的抹布给他嘴堵上!”

????“你们不能这样,我爸是县长,你们不能这样!”孙瑞智大惊失色地叫道,他没有想到,警察的到来,反而令这些人的态度更加地强硬了!

????“什么不能这样,不能那样的!”于得生毫不迟疑地将抹布塞进了他的嘴里。一个小小的县长儿子,也敢这样的猖狂。不说方明远的身份,就是郭天明,那也是秦西省警察厅里的实职处长,与武叶县的县长是同一个级别。要说起影响力来,那可更是天上地下。能怕了他一个小小的县长儿子的威胁?

????立时一股无比怪异的味道,在孙瑞智的嘴里弥漫了开来,带着几分油腻,又带着几分臭气,那种滋味,实在是难以用文字来形容。孙瑞智只要一想这东西,可能擦过马桶,可能擦过招待所里,这不知道多少人用过的卫生间,这肚子里就跟要翻江倒海一样。而且不仅仅是向上蹿,还有向下蹿的苗头,孙瑞智的斗鸡眼大有变成翻白眼的趋势。

????此时,武叶县的警察们,已经在招待所服务员们的指引下,来到了走廊里。

????”你们小心点,刚才有人听到里面有人说‘枪’什么的。“服务员战战兢兢地在楼梯口停下了脚步道。“枪?”上来的这六七名警察不由得都变了脸色,原先还打算大踏步上前敲门的人,也悄悄地停下了脚步。

????“里面的人听了,我们是武叶县警察局的,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做无意义的顽抗,放下手里的武器,立即出来投降……”为首的警官一边高喊着,一边示意底下人,赶紧给县委县政府打电话,县长公子被持枪匪徒扣为人质,这样大的事情,他一个刑警队长的小肩膀可是承担不起。

????随着他的喊话,房间的门吱的一声被人从门里扯了开来,接着一个青年男子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武叶县这边的警察们眼睛都直了,不是因为这男的长得有多么英俊,也不是他手里端着威力巨大的重火力机关枪,而是他头上居然是戴着警帽!

????于得生双手向前平伸着,左右手心里各拿着一张上有警徽的证件,这形象实在是有些难看,但是他宁可如此,也不想摆个投降的姿势。他也知道,这些县里的警察,为了抢功心切,冒失开枪的可能性谁也不敢说没有,不摆个让他们放心的姿态,万一这帮子混帐们给自己来一枪,那岂不是冤到姥姥家去了。

????于得生缓步地来到了武叶县警察们的面前,这才垂下了手道:“你们谁是带头的?”

????刑警队长干咳了一声道:“我是武叶县刑警队长叶彪,你们是哪里的?这是怎么回事?扣押我们县长的儿子……”都是老油子了,自然不难看得出来,于得生既然敢戴警帽拿证件前来,那九成九就是自己系统的人。九四年的华夏人,还没有多少人敢在警察面前冒充警察的。

????“少废话!该你们知道的,你们就会知道,不该你们知道,你们最好别问。当然了,如果说你们想被人剥了这层皮,那随便!”于得生将两张证件拍到了叶彪的手里,毫不客气地道,“这个是我的,那个是我们头的,看看是不是自己人,拿着去找你们领导,让武叶县里说得上话人来解决问题!你们,级别不够!”